对话:生态美学的方法论基础
  作者:孙丽君    来源:众智文化论文网     查看:2678次 字体:
  摘要:生态美学审美经验的本质是一种家园意识。生态美学的家园意识是人类的一种存在方式,是人类与自我和解的方式。它来源于现象学对人的有限性研究。生态美学将自然视为人的有限性的原因。对话将这一原因内化为此在的意识。对话的基础是对自然构成人类限制性条件的理解。在生态美学的对话中,对话的过程可分为人与人、人与他人及人与自然的对话。对话是解决生态美学困境的方法论基础。
  关键词:生态美学;对话;家园意识;生态现象学
  随着生态危机的加剧,生态美学逐渐成为当下美学研究的理论热点。在生态美学的视野中,美的本质、美的研究方法和美学的基本范畴等都出现了新的观照视角,但是,在生态美学的研究中,一直存在着一个问题:生态美学的核心方法论是什么?这一问题不仅制约了生态美学的理论建树,也影响了生态美学的接受程度。在生态美学的方法论研究中,国外的现象学界曾提出用现象学方法关注生态问题,并试图构建“生态现象学”方法。在此基础上,国内学者曾繁仁先生曾对构建“生态现象学”方法进行了初步尝试。但是,由于曾先生关注的是生态美学的整个学术构建,其对生态现象学方法的构建仅仅做了一个初步的设想。本文希望沿着现象学的思路,构建生态美学的方法论基础,对“生态现象学”方法进行补充。
  一、生态美学对方法论基础的要求
  生态美学起于当代的生态危机,而生态危机在人类思想上的来源主要表现为认识论哲学。认识论是以“主体形而上学”为基础的哲学,它认为主体有进行主客两分的能力,这一能力是不证自明的,因此,主体可以按照自我的意志对自然进行改变。认识论中主体为自然立法的精神是产生生态危机的主要原因之一。
  自现象学以来,人们开始反思认识论哲学的理论盲点,关注人类主体能力的形成过程,构成了轰轰烈烈的现象学运动。胡塞尔认为事物是在人的意识中建构的,哲学应以在意识中显现的事物为研究对象,以保证哲学的科学性。在探讨人的意识形成的过程中,现象学运动发现了人类的意识并不是先验的,而是生成的,人类意识的形成奠基于他的生活世界之中,而每个人的生活世界都是有限的,因而人类是一种有限的存在。整个现象学运动,都将人的这种有限性存在方式作为研究的中心问题,这一问题至今仍是哲学关注的重点问题之一。简言之,在现象学看来,人们生活在一个世界之中,导致人们都有自己的个人视域。“世界存在着,总是预先就存在着,一种观点(不论是经验的观点还是其它的观点)的任何修正,是以已经存在着的世界为前提的。”“我们和世界的关系决不是主体与客体的关系,而是,我们始终归属于它。
  生态运动的出发点在于:它认为自然是人类有限性的来源之一,因此,生态运动也是研究人类的有限性存在的一种方式,从这一角度来讲,生态运动也是现象学运动的一部分,是现象学运动的当代发展,这就是生态现象学之所以成立的基础。在生态运动中,生态美学的特殊性表现在:生态美学的研究对象是在生态视野中的人类经验。“关于生态美学有狭义和广义两种理解。狭义的生态美学仅研究人与自然处于生态平衡的审美状态,而广义的生态美学则研究人与自然以及人与社会和人自身处于生态平衡的审美状态。”目前,大家普遍认同的是广义的生态美学概念。这一概念的实质是在生态平衡的前提下全面探讨人类的审美状态。生态平衡的基本原则是生态整体主义,而美学的基本原则是人类的肯定性经验。生态美学的使命就在于将两个原则统一起来。由于生态整体主义原则强化自然构成了人的有限性来源,因此,生态美学成立的基础在于:它必须能将人类的有限性经验变成人类的肯定性经验,从而促使人们乐于接受和传播生态基本原则。从这一角度,生态美学具有强烈的实践性。
  在认识论美学中,审美经验的本质来自于主体征服客体过程中的自由感,因此,在认识论的哲学视野中,人类有限性的经验是对人类的限制,不可能构成人类的肯定性经验。在生态美学理论中,要使人们在人类的有限性中体验到对自我和人类的肯定感,生态美学就必须发展自己的方法论。生态美学的方法论必须能保证生态美学视野中审美经验的实现。具体来讲,生态美学的方法论必须能满足如下条件:
  生态美学以人类的有限性为基础,它将其审美经验称为“站立在家中的经验”或“家园意识”,生态美学的方法论基础必须保证这种家园意识的实现。具体来讲,生态美学的家园意识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一、人类生存于地球这个家园之中。“在这个太空中,只有一个地球在独自养育着全部生命体系。地球的整个体系由一个巨大的能量来赋予活力。这种能量通过最精密的调节而供给了人类。”生态美学的方法论基础必须能让人类意识到自身的有限性,将自然视为人类生存的限制性条件,或者说,将人类视为自然生态环链中的一个结点。二,人类应明确地意识到地球是人类的家园。认识论的问题在于:它并没有明确地意识到地球构成了人类的家园。因为认识论是使用活动为基础的。海德格尔曾对使用活动的本质做了探讨。使用活动的目标是筹划一个使用目的,世界构成了此在筹划的基础,但此在只有忘了这个基础,他有可能顺利地完成这个使用活动。使用活动的本质在于:它以世界和世界的闭锁为基础,这就决定了此在不可能意识到世界对他的构成性,不会产生家园意识。生态美学的基础是自然对人类的构成性,但人类只有明确地意识到自然对人类的构成性,人类才能接受生态原则。因此,生态美学的方法论基础必须能让人产生这种明确的意识。第三,生态美学的家园意识本质上是人类与自我的和解状态。认识论的问题就在于不承认人类的有限性,不寻找构成人类有限性的条件和前提。因此,认识论将人类所有的有限性都视为对人类的否定。而生态美学的家园意识则强化自我与构成自我的条件之间达成和解,让人能在自我的有限性中获得对自我的肯定。生态美学的方法论基础必须能让人产生这种肯定感或和谐感。
  生态运动是现象学运动的当代表现,现象学运动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人的有限性,因此,我们可以在现象学运动中寻找生态美学的基本方法。“既然生态美学的基本范畴是生态存在论审美观,那么其所遵循的主要研究方法就应该是生态现象学方法。”…“现象学追求的是一种科学的哲学,为了保证哲学的科学性,传统现象学的方法论基础有两个特点:一是强化意向性,现象学认为事物都是在人的意识领域中建构的,这是人类接受真理的唯一路径。意向性方法启示了生态美学构建的方法论基础应在人的意识领域内进行,通过人类的意识去接近真理。二是科学性,事物在人的意识领域中的显现构成了现象学研究的主要现象,因此,为了保证“让事物是其所是”的精神,传统现象学认为哲学应忠实地、不带任何先入之见地描述意识对事物的建构过程,这一方法也被称为“本质直观”。现象学的本质直观使得生态美学悬置人类中心主义,保证生态美学理论的科学性。
  尽管传统现象学方法对生态美学的方法论基础有着重要的意义。但由于生态美学所关注的基本问题是生态危机下审美经验,生态美学的目的是倡导一种新的生存理念,其理论带有强烈的实践倾向。面对这样一种倾向,传统的现象学方法方法也有着自己的局限性,传统的现象学强化对科学哲学的追求,其理论特色强化对世界的解释,如何在现象学运动的哲学视野中寻求具有实践品格的方法论基础,这就需要我们在现象学运动中寻找一种方法论的突破。
  二、生态美学对话的基础
  在现象学运动中,随着对主体间性探讨,现象学开始关注对话这一古老的哲学方法。对话方法产生于古希腊。在希腊社会,人们有一个朴素的信仰,那就是: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私人世界之中,有着自己的个人视域,哲学的苏醒就是对这一私人世界的反思,赫拉克里特是这一反思的第一人。“对于赫拉克里特来说,哲学就是这样一种苏醒,它为单个的人开启了一个对所有人而言的共同世界。这同一个世界是存在的,因为局部世界完全是从其他世界中切割下来的;所有视域都各自超出自身而指明着其他的视域,这样,所有这些视域都同属于一个包罗万象的指明联系:这同一个世界。哲学思维的观点便是对于这同一个世界的敞开性,在这个世界之中包含着所有视域。”正是在哲学的反思中,人们意识到私人视域的有限性,开始追求一个公共的视域。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开始了朴素的对话过程。但是,人类能不能通过对话达到一个公共视域,古希腊人并没有进行理论的说明,这就导致了人们开始怀疑公共视域的存在,这一怀疑精神就构成了近代认识论的开端。在认识论看来,人们只能得到自己的主张。可以说,人类的怀疑精神就成了认识论发展的动力,构成了认识论中的主体精神。认识论因此发展了科学理性和逻辑学等方法来保证主体的主张是一种真理。从方法的角度,认识论的方法是一种独白,因为根本它不承认人类公共视域的存在。随着现象学对人类有限性的研究,从本体上证明了人类是由世界所决定的,这一世界构成了人类的个人视域的来源,个人视域因此成为人类存在的本体性前提,也是人类接近真理的惟一路径。为了形成一个公共视域中的真理,人类的

[1] [2] [3]  下一页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   相关论文
    从“对话”到“延异—播撒”
    延安文学:中国现当代文学进程中的复调与对话
    社会性别视野中公共讨论的三个关键问题讨论
    试析巴赫金对话与狂欢化理论中的人本主义思想内涵
    被背叛的反抗
    用对话创建课堂,让生命感受民主
    文艺规律在当代的若干转换
    重新认识中国当代美学中的自然美问题
    关于美的本质命题的反思
    生态美学:后现代语境下崭新的生态存在论美学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