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开放存取的大陆高校机构库研究
  作者:舒蓉 韦衣…    来源:众智文化论文网     查看:667次 字体:
  [摘 要]对大陆高校机构库的发展现状进行分析,结合台湾地区高校机构库和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图书馆研究所知识资产管理平台的成功经验,提出了大陆高校机构库的发展策略。
  [关键词]机构库;开放存取
  
  1机构库在大陆高校发展的现状
  2004年5月,中国科学院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签署了《关于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资源的开放使用的柏林宣言》,但6年来大陆高校机构库的建设却不尽如人意。大陆高校机构库基本上都是基于DSpace构建的。笔者 2011年9月至10月间通过访问各高校网站、以“DSpace”为“关键词”检索“CNKI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和用“DSpace”为“关键词”查询“谷歌”等3种检索方式进行检索,查询到大陆高校仅有7家已构建机构库,它们分别是:清华大学、厦门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嵌入式实验室、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和大连理工大学 [2—8]。其中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机构库仅对本校师生开放,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嵌入式实验室机构库中的信息资源也仅有已注册的用户才可以浏览、下载,并未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存取。
  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国就提出了“211工程”计划,至今获得批准成为“211工程”的大学已超过了100所。这些高校既是国家培养人才的重要基地,又是我国产生科研成果的主要来源。但遗憾的是,在这100多所优秀高校中建有机构库的不到10%。这说明,大陆高校在开放存取方面做得明显不够。近几年在图书馆情报学专业期刊上发表的关于开放存取和机构库的理论研究论文数量不少,但是多数研究仅停留在理论层面上,介绍实践经验的不多。大陆机构库建设的水平也可以通过国外机构库的评价来反映。在2010年1月由西班牙的赛博计量学实验室推出的以规模(size)、显示度(visibility)、内容丰富度(rich files)和学术性(scholar)4个指标为依据的开放存取机构知识库400强名单中,大陆高校仅有厦门大学上榜且排在第252位。[9]
  2大陆高校机构库的构建情况比较
  2.1 本土化情况比较
  建有机构库的6所大陆高校(因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的机构库仅限内部网访问,无法打开其用户界面,因此本文未将其列入研究中)所建机构库都是基于DSpace构建的,它们的基本功能大同小异。如何使DSpace系统的功能最大化,则取决于本土化的优劣程度。因此,我们有必要对DSpace本土化情况进行分析。
  界面语言的本土化是机构库本土化的重要指标,它直接决定了用户利用机构库的效率,甚至影响用户使用机构库的意愿。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嵌入式系统实验室机构库用户界面仍旧是DSpace默认的英文界面,而其他高校均采用中文作为默认界面语言。大连理工大学不仅有中英文两种用户界面语言,还特别提供了日语的界面语言。
  日期的显示格式是否进行本土化转换直接影响到用户对信息资源的利用。DSpace默认的日期显示格式不符合中国人的阅读习惯。首先,默认的“日-月-年”的日期显示格式不同于中文的“年-月-日”表达方式;其次,默认的日期显示格式中年份和日期用阿拉伯数字表示,月份却采用英文缩写来表示。虽然部分高校将月份的英文缩写转化为汉字,但是汉字跟阿拉伯数字混合表达具体日期的方式仍然是不协调的。
  作者姓名格式的本土化关系到用户对机构库的整体印象。英文姓名表达方式中姓和名之间需要用逗号隔开,而中文姓名的表达方式则不需要。姓和名之间逗号的存在会影响读者对作者姓名的正确识别和阅读舒适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嵌入式实验室都没完成作者姓名格式的本土化转换。
  URI(Uniform Resource Identifier,通用资源标志符)链接错误无疑会削弱DSpace的系统功能。在对资源进行浏览时,如果未申请“Handle service”,DSpace会提供默认的“123456789”作为临时的URI,但是此URI如不经过本土化处理是无法正常显示的。因“Handle service”是需要付费的,所以多数机构库主办机构没有开通这项服务。大陆高校中仅厦门大学申请了“Handle service”。其实,并非只有通过申请“Handle service”才可以使URI正常显示,也可以通过隐藏URI直接用“浏览/下载”链接来完成,至少这个过程可以避免产生错误的显示。表1中除厦门大学之外的其他机构都未在URI问题上做出很好的处理。
  从总体上看,厦门大学机构库的本土化情况在大陆高校机构库中较为成熟,而浙江大学机构库在本土化方面显然存在很多不足。大陆高校机构库要取得较好的整体效果,必须在构建过程中借鉴厦门大学机构库本土化经验,并在此基础上加以改进。
  2.2 信息资源建设情况比较
  信息资源是机构库的核心部分。高校构建机构库的目的在于促进资源共享、缩小数字鸿沟、减少资源建设重复浪费、长期保存数字资源和增强知识的传播与交流。信息资源拥有量的多少是衡量机构库质量的重要指标。信息资源数量过少无法发挥机构库的作用,同样,信息资源太过繁杂也无法达到预期的目标。因此,我们在信息资源建设的过程中,既要保证搜集丰富的信息资源,同时也要对信息资源进行细致的归类,达到信息资源数量丰富、组织有序的目标。
  在机构库拥有的信息资源数量方面,厦门大学、大连理工大学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嵌入式系统实验室都超过千条,而上海交通大学和浙江大学则仅分别有90、11条,这些数字明显与这两所高校的科研能力和学术影响力不匹配。
  信息资源的“全文浏览/下载”是机构库的主要功能。除大连理工大学机构库外,其余各机构库中信息资源都可以进行全文浏览或下载。大连理工大学机构库中的 “大工文库”是该校的特色书库,主要收录该校师生的专著和译著,无法提供全文浏览、下载。
  信息资源组织是否合理影响到机构库内信息资源的检索。笔者主要依据信息资源所属学科类型和文件格式两个方面来进行评价。各高校多数能依照自己的标准做出合理的分类,但是大连理工大学机构库中的“大工文库”将1 242个不同学科类别的文献资源收录在一起。随着机构库影响力的扩大以及上传信息资源数量的逐步增加,这种不分类组织信息资源的方式会给信息资源的有效管理带来很多的弊端,也增加了用户查找文献资源的时间,影响了信息资源的利用率。
  机构库构建模式与信息资源建设主体和管理方式有关。根据管理体制的不同,机构库构建模式可分为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两种模式。厦门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和大连理工大学均采用自上而下的构建模式,但仅有厦门大学的各院系在学校统一的领导下能积极参与到机构库的资源建设中来,其余的3所高校都未调动整个高校师生参与机构库建设的积极性。清华大学虽然采用自上而下的构建模式,但其OAPS特色数据库仅收录本校学生特别是本科生的优秀成果,并未构建涉及全校师生的机构库,这自然导致了高校师生对于机构库建设的参与积极性不高。采用自下而上机构库构建模式的中国科技大学嵌入式实验室具有学科单一性的特点,虽然拥有的信息资源数量达到了双百,但信息资源增长幅度受到限制。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厦门大学在信息资源数量、资源显示度和组织合理性上都有较为出色的表现。在信息资源丰富度上做得较好的大连理工大学忽视了信息资源组织的合理性,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嵌入式实验室却对资源浏览进行权限控制,给资源的利用设置了屏障。此外,上海交通大学和浙江大学机构库信息资源匮乏,暴露了机构库在大陆高校发展中的突出问题。
  3 大陆高校机构库的发展策略
  3.1 积极开展开放存取的实践
  国外发达国家高校普遍重视和支持开放存取运动。如2009年3月18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员会议以全票通过了“开放存取”

[1] [2] [3]  下一页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   相关论文
    图书馆与机构库协调发展问题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