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率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分析
  作者:陈政    来源:众智文化论文网     查看: 字体:
  摘要:1985年日本广场协议让美元相对日元、德国马克等货币实现有序贬值,此举解决了所谓美元币值高估和美国经常项目失衡现象,但美日贸易不平衡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随后几年日本却出现了严重的泡沫经济。历史教训让不少人对近年来美国再次压迫人民币升值心存疑虑。本文基于对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理论的认同,在人民币可以升值的基础上,研究汇率和GDP的影响关系,针对我国2005年汇改前后的宏观经济状况的对比,认为只要采取适当对策,是可以防止类似日本经济长期增速缓慢的状况在我国重演。
  关键词:广场协议;汇率;GDP影响
  一、文献综述
  针对人民币升值话题,国内外众多学者都比较关注人民币是否应该升值,并对此有许多的研究和评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罗戈夫在2005年中国采取汇改政策后认为“中国转向更有弹性的汇率机制,是非常值得肯定的进步”,并表示人民币即使升值10%或20%,中国的优势仍然很大,不会大幅降低中国的增长。“欧元之父”蒙代尔则表示,一国不应坚持要求他国大幅调整汇率,人民币兑美元升值过大会导致中国陷入通缩和房市危机,但未必会减少对美国的顺差。并同时提出将人民币纳入SDR(特别提款权)。诺贝尔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称“如果中国停止限制人民币汇率和贸易顺差,全球经济将增长1.5个百分点。”并呼吁以人民币升值来平衡贸易。
  对此,国内许多数学者也有相关研究,但相比之前大多极力反对人民币升值的浪潮,近年来有越来越多学者开始认识到人民币升值的必然性。周青、宋福铁(2006)在《汇率决定理论新研究——相对收入购买力平价理论》中指出从长期看,人民币汇率上升时必然的,只是上升的幅度不会像欧美国家所声称的那么大。孙崇华(2008)在《人民币升值的探讨》的文章中从汇率决定的基本因素、名义汇率与实际汇率的关系等四个方面得出人民币应该升值。这些学者通过对人民币升值内外原因分析,进一步揭示人民币升值对我国经济所带来的机遇与挑战,并提出了对策建议。还有学者把目光更多地放在如何把握好人民币汇改的力度和节奏上,提出加强对国际“热钱”风险的监控,结合国内宏观经济形势,采取稳健的、可控的做法,避免中国版的“广场协议”。从当前情况看,讨论采取何种政策保证人民币升值后中国经济长期稳定发展更加具有现实意义。
  二、巴拉萨—萨缪尔森理论
  (一)实际有效汇率
  实际汇率(real exchange rate)是相对于名义汇率而言的,它是根据外国与本国价格水平的差异对名义汇率进行调整后得到汇率。有效汇率是一种货币相对于其他多种货币双边汇率的加权平均数。这种定义的理论基础是购买力平价理论,它反映了一篮子国内商品和国外商品的相对价格的变化,可以进行货币相对价值的比较。其定义式为:
  (二)巴拉萨—萨缪尔森定理
  20 世纪60 年代,在有关美元高估的讨论中,巴拉萨(Balassa) 和萨缪尔森(Samuelson)通过研究发现,用购买力平价解释均衡汇率的理论模型存在系统性偏差。他们认为一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会伴随本币实际汇率的升值,该结论被后来研究的学者称为巴拉萨- 萨缪尔森效应(Balassa-Samuelson Effect,以下简称B-S效应)它在一定程度上修正了购买力平价理论。标准的B-S效应模型假设在一个小型开放的经济体中,将国民经济划分为贸易品部门和非贸易品部门。贸易品价格由国际市场决定,而非贸易品价格由国内市场决定;假设贸易品和非贸易品的生产都需要资本和劳动;市场结构是完全竞争的;资本在国际和国内市场均可自由流动;劳动力仅可以在国内市场自由流动;利率给定;要素规模收益不变等。
  等式右边为B-S效应,也可表示实际汇率变动。B-S假说认为:随着实际收入的增长,贸易部门劳动生率的提高快于非贸易部门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一国两部门的劳动力自由流动和竞争压力,贸易部门劳动生产率提高了非贸易部门成本及价格水平,进而提高一国总价格水平。q值上升,也意味着实际汇率的升值。基于对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的认同,赞同人民币应当升值,再对中国、日本两国进行实证分析,探讨汇率对GDP的影响。
  三、人民币升值对中国GDP影响的实证分析
  (一)人民币汇率波动对中国GDP影响的相关性分析
  一般认为,汇率的升值不利于该国的经济增长,汇率的贬值则有利于该国的经济增长,这一结论是基于汇率波动的传递机制。但一国汇率和GDP之间的关系在实际情况中十分复杂,包括经济因素、政治因素等等。基于现有的汇率决定理论和汇率对经济增长的反作用,可以总结出简单的经济层面的闭合影响路径。见图1。
  尽管汇率和GDP之间存在复杂的关联,但本文仅基于对汇率和GDP两变量进行相关性分析。通过应用Eviews6软件,以探究汇率对一国经济增长的影响。
  本文收集1995年至2009年中国官方汇率和中国名义GDP(百亿美元),取变量的自然对数,分别为LNGDP和LNOER。其单位根检验结果见表1。
  注:汇率来自世界银行数据库,GDP来自中国统计年鉴1996-2010
  通过ADF单位根检验发现LNOER的二阶残差满足临界值5%的单位根检验,LNGDP的二阶残差未满足单位根检验,说明仍存在单位根。在建模过程中,虽一阶残差序列满足不存在单位根,但发现t值和p值均不满足5%显著性水平下的接受和拒绝原假设。表明针对中国而言,汇率波动对GDP的影响不显著,不能够找到明确的相关关系,也意味着单从汇率的变动来判断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片面的,是不严谨的。
  (二)人民币升值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飞速发展,GDP增速明显(见图2)。经济快速增长,人民币应该是呈升值趋势的。且这一增长从上个世纪末至今显现加速趋势。根据B—S效应,中国的汇率的长期趋势是上升的。
  四、日元升值对日本GDP影响的分析
  本文认为,日本的经济衰退是由几个因素促成:
  注:数据来自世界银行数据库,日本1980-2009
  首先,从日本存款利率走势(图3)中可以发现,日本1980开始直至1988年利率总趋势是下降的,这一利率政策的确刺激了投资。尤其是日本在汇率大幅升值后,投资者对日元升值预期强烈,国际热钱大幅流入。而这些充裕流动性主要流向地产和金融行业。从1981年到1985年的5年间地产价格上涨了8倍,并在后5年中全日本商业用地地价在很高的基础上再上涨近1倍。而且为了实现经济的高速增长,在1987年至1989年间,日本货币供应量(M2 +CD)年增长速度分别为10.8%、10.2%和12%。这期间,日本的股价和地产价格的异常上涨过程并未引起日本政府的注意,而到1989年至1990年间,当日本政府发现股市和地产业过热的时,通过日本银行采取突发且力度强劲地连续5次上调中央银行贴现率,促使存款利率也迅速上升到4%水平,投资性资金的迅速撤出使得股市迅速大幅下跌,地产价格下降,跌幅超过46%。1991年,股市加速下滑,日本经济由于前期投资性资金和国际游资推高的经济繁荣在此时彻底被瓦解,也进一步说明了“平成景气”时期的高增长并非是本国实际劳动生产率和经济实力的体现。
  其次,日本在“广场协议”后经济进行了由战后以来的出口主导型向内需主导型转化的结构调整,具体措施包括减轻个人所得税及稳定物价等充实消费生活;缩短劳动时间;充实土地对策;住宅对策;完善社会资本等。日本经常账户余额占GDP比重在1986至1990年间从4.14%降到1.70%,居民最终消费支出①占GDP百分比在经过两年的小幅增长后有所下降,直至1992年才开始回升。但私人固定资本投资连续数年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特别是私人设备投资和住宅投资。这表明日本扩大内需政策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实际表现出来的是固定资产和房地产的消费增长,而不是对货物和服务的消费增长。
  最后,日本在股市暴涨和地产价格严重超出普通居民承受能力时做出的货币政策过于强力,导致资产泡沫的瞬间破裂。产生泡沫的因素不是单一的,有许多经济因素,泡沫的破裂也不仅重创金融和地产业,并且与其相关联的许多实体产业也受到了很严重的冲击。而日本此时产业转移并未完成,高新科技产业为主导的产业经济还并未形成。美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论文:
  • 下一篇论文: 没有了
  •   相关论文
    巨无霸汉堡包指数为何不能很好地衡量汇率
    后金融危机时代外向型企业的产业升级策略
    近代梧州对外关系中出口竞争力的分析
    中国纺织品外贸企业的经营战略研究
    浅谈日本大地震对全球经济影响的思考
    汇率变动影响下的产业结构升级